本站首頁 給我留言 翼飛論壇 本站地圖
最好的服務 知識技術是一切 合理的娛樂有利健康 陶冶你的情操 美圖養眼 軟硬件下載
翼飛yifei
欄 目
 
您現在的位置: 設計網 >> 新聞資訊 >> 行業新聞 >> 正文


    永遠的蝴蝶
 

  那時候剛好下著雨,柏油路面濕冷冷的,還閃爍著青、黃、紅顏色的燈火。我們就在騎樓下躲雨,看綠色的郵筒孤獨地站在街的對面。我白色風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給南部的母親的信。櫻子說她可以撐傘過去幫我寄信。我默默點頭。
  “誰叫我們只帶來一把小傘哪。”她微笑著說,一面撐起傘,準備過馬路幫我寄信。從她傘骨滲下來的小雨點,濺在我的眼鏡玻璃上。
  隨著一陣拔尖的煞車聲,櫻子的一生輕輕地飛了起來。緩緩地,飄落在濕冷的街面上,好像一只夜晚的蝴蝶。
  雖然是春天,好像已是秋深了。
  她只是過馬路去幫我寄信。這簡單的行動,卻要叫我終身難忘了。我緩緩睜開眼,茫然站在騎樓下,眼里裹著滾燙的淚水。世上所有的車子都停了下來,人潮涌向馬路中央。沒有人知道那躺在街面的,就是我的,蝴蝶。這時她只離我五公尺,竟是那么遙遠。更大的雨點濺在我的眼鏡上,濺到我的生命里來。
  為什么呢?只帶一把雨傘?
  然而我又看到櫻子穿著白色的風衣,撐著傘,靜靜地過馬路了。她是要幫我寄信的。那,那是一封寫給南部母親的信。我茫然站在騎樓下,我又看到永遠的櫻子走到街心。其實雨下得并不大,卻是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場雨。而那封信是這樣寫的,年輕的櫻子知不知道呢?
  媽:我打算在下個月和櫻子結婚。”

作者

  《永遠的蝴蝶》作者陳啟佑,筆名渡也、江山之助,臺灣省嘉義市人,中國文化大學中國文學博士,曾任教
  

陳啟佑

于嘉義農專、臺灣教育學院。現任國立彰化師范大學國文系所教授、國立中興大學中文系兼任教授、中國修辭學會籌備委員、中華自然文化學會理事等職。曾獲教育部青年研究著作發明獎,中國時報敘事詩獎,中央日報新詩獎,聯合報文學獎,新詩《竹》被選入國中國文課本,論文《美麗的“錯誤”》被選入教育部實用技能班國文課本,散文《吃桑葉的哲人》被選入康軒版國中國文課本。渡也老師十六歲開始創作,高中時代即與友人合辦《拜燈》詩刊,并曾一度加入“創世紀”詩社。在創作態度上,主張“詩的內容不深奧,題材盡量廣闊,關懷民生疾苦,剝析時代滄桑。”八十年代初期,開始走社會寫實路線。散文則以小品為主,三十三歲前,老師走的是唯美路線,從《永遠的蝴蝶》始,其作品內容“逐漸離開小我、軟性、唯美的象牙塔”,改變后的文章內容“勾勒人世、人性,冷諷熱嘲,呈現憂郁沈痛。”在評論上,新詩和古典詩都是他研究的對象。[1]
  [1]

賞析

  賞析一
  《永遠的蝴蝶》就像一支低沉而哀怨的悲曲,幽幽道來,委婉動人。讀罷此文,腦海中一直浮現著這樣一個場景:陰雨中,櫻子如蝴蝶般輕輕飛了起來,又緩緩落到了街面上。雨是冰涼的,街面是濕冷的,蝴蝶的飄飛是凄美的,又是令人傷痛的。作品寫了櫻子在雨中穿過馬路幫“我”寄信,不幸橫遭車禍罹難,情節極其簡單,卻寫得催人淚下,感人肺腑,我想是有以下三點原因的。
  第一,情感表達上,內情與外景完美結合。一切景語皆情語,自然環境是思想感情的烘托和表白,而洶涌的情感又渲染和強化了自然環境。
  全文籠罩在一片陰雨的氛圍中,伴隨著故事情節的發展,人物情感的深入,雨的悲劇氛圍也是愈來愈濃厚的。開篇寫雨,“那時侯剛好下著雨,柏油路面濕冷冷的,還閃著青、黃、紅顏色的燈火。”各色燈火,映出了一對年輕人情投意合的美妙情感世界,而陰雨的氛圍、濕冷的柏油路則奠定了全文悲劇的情感基調。接著寫雨是“從她傘骨滲下來的小雨點濺在了我眼鏡玻璃上。”“我”不會想得到這竟是櫻子對“我”的最后的一點親意,也是“我”生命中關于櫻子的最后一絲回憶,故“我”對這細微的小雨點是滿懷眷戀的。目睹櫻子遇難后,“更大的雨點濺到我的眼鏡上,濺到我的生命里來。”可再也不是頃刻前櫻子傘上的雨點了,它們是殘酷的打擊,“濺到我的生命里”,將打擊“我”的一生。“其實雨下得并不大,卻是我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場雨。”至此,雨境與心境交融,哀痛之情達到了極致。雨是這場災難的象征,也是人物內心痛苦的象征。
  此外,“濕冷冷”的街面以及“孤單地站著”的郵筒,在“我”眼里,它們似乎都冷酷無情地看著這一切,也許它們早就預知了災難,卻并沒有給他們一個預兆,并沒有去挽救他們。“雖然是春天,好象已經是秋天了。”這也是“我”當時對環境的一種主觀感念,腦中一片糊涂的“我”只是“茫然”,甚至近乎無動于衷,只是本能地感受到一種異樣的失重,季節開始顛倒,世界開始傾覆。外物與內情的相互融合,產生了動人心魄的藝術效果。
  第二,修辭藝術上,反復與反差巧妙結合。作品所運用的反復修辭并不只是單純的反復,而是與反差效果巧妙結合,產生強烈的藝術效果。
  例如作品三次提到“騎樓”,從兩個人的騎樓,充滿著溫暖的氣息,到遭受飛來橫禍,“茫然”的一個人的騎樓,到心存櫻子還活著的幻想,等她寄信回來的一個人的騎樓,騎樓反復出現,內容卻各不相同,相互觀照,形成了一種反差。作品還兩次提到雨點濺到眼鏡上,情感上卻是溫情與打擊的反差;數次提到濕冷冷的街面,與“我”眼里滾燙的淚水形成反差。
  作品中最明顯的反復最強烈的反差要數寄信了。寄信是故事的起因,亦是悲劇的導火線,故在作品中一再提及,出現了六次,貫穿故事情節的始終。這是一封“要寄給在南部的母親的信”,善良體貼的櫻子正為寄這封信的小事而罹難,“我”哽咽難言,一再喃喃自語“她只是過馬路去幫我寄信”,“她是要幫我寄信的”,作品最后才揭示信的內容:“媽:我打算下個月和櫻子結婚。”全文就在這里結束了,既解開了懸念,又把人物的悲痛之情推向了高潮。偏偏是這樣的一封信,偏偏櫻子為寄這樣一封信而遭難,偏偏櫻子不知道這樣一封信的內容。反復中,悲劇意味漸次深入,同時構成了前后的強烈反差,“我”本欲給櫻子驚喜,櫻子卻正為她所不知的驚喜而身亡,留給“我”的只有無盡的悲痛,“結婚”與死亡形成了強烈的反差。可以想見,“我”是悲上加悲,痛徹心扉的,而讀者也不禁為之扼腕,深深嘆息。
  第三,意象塑造上,蝴蝶給人一種凄美的震撼。春暖花開的時節里,蝶舞翩翩帶給人一種快樂的美感,然而作品中的蝴蝶,它的飄飛帶給人的是一種凄美的痛感。
  把櫻子比作蝴蝶,是藝術的加工,也是作品人物情感的需要。“隨著一陣拔尖的煞車聲,櫻子的一生輕輕地飛了起來,緩緩地,飄落在濕冷的街面,好像一只夜晚的蝴蝶。”用蝴蝶的漂落形容櫻子的死,是幃飾的修辭,也是“我”不能接受這殘酷的事實,而把死看得異常的美。在作者筆下,在“我”眼里,櫻子的死被詩意化了。對于櫻子,她蝴蝶般的飄落,那么的寧靜,那么的安詳,痛似乎不存在了;對于“我”,蝴蝶的飄落是一種美麗的隕落,何等的眷戀,何等的悲痛!
  縱使蝴蝶的飄落已經淡化了血腥的空氣,“我”也從某種程度上得到了自我安慰,然而悲劇的意味依然存在,因為蝴蝶本身就是一個凄美的意象。蝴蝶一方面具有美麗動人的形象,另一方面,它又帶有深深痛楚的內涵。作品把櫻子比作蝴蝶,是因為在“我”心目中,櫻子就如蝴蝶般的美麗可愛。蝴蝶的美更在于它所蘊涵的一種情感美。蝴蝶這種有翅膀的精靈,容易讓人聯想到飛翔,因此不難理解,“我”對心目中的蝴蝶——櫻子是寄托了美好的愛情理想的,那就是:在鮮花燦爛的春光里,和櫻子像蝴蝶般比翼雙雙飛。然而,蝴蝶美麗的背后,隱藏著的是一種深切的生命之痛——始于破繭之痛,終于成灰之痛。美麗地痛苦著,正是作品中的蝴蝶呈現出來的凄美意象。一場無情的車禍,蝴蝶飄然而去了,愛情的理想被擊碎了,留給“我”的,只有永遠的悔恨,極度的悲痛以及無限的寂寞。這是一種生命不能承受之痛,令人讀之黯然。蝴蝶的飄落,其凄美其悲壯正如《雨蝶》這首歌里所唱的:“……就算流干淚傷到底心成灰也無所謂/我破繭成碟/愿和你雙飛/只怕你一去不回……我向你飛/雨溫柔地墜……”蝴蝶的凄美意象帶給人的深深震撼,正是作品顯著的成功之處。
  永遠有多遠?佛云:一剎便是永恒。櫻子手握一信,在陰雨中在拔尖聲中輕輕飛起,繼而緩緩飄落的瞬間,便是永恒,也是永遠,櫻子從此定格成了大家心目中的“永遠的蝴蝶”。[2]
  [2]
  [2]
  [2]
  [2]
  賞析二
  文章有幾點尤值得我們好好品味。一是作品以“雨”為線索,貫穿全文的始終。悲劇因“雨”而生,小說開篇寫“雨”,正是對不幸和災難起因的一個交代。櫻子遭遇不幸后,又寫“更大的雨點濺在我的眼鏡上,濺到我的生命里來”,“成為一生一世的一場雨”。顯然,“雨”又成為淚水和痛苦的象征。同時,以“雨”貫穿全文,也造成籠罩全文的陰冷凄涼的氛圍。二是作家善于反復運用細節。如三次寫到“站在騎樓下”,以此使“我”的情感思緒變化的脈絡和層次更加清楚明顯;兩次寫到櫻子“穿著白色的風衣,撐著傘”,這是對“我”的心理刻畫,突出了櫻子美麗清純的形象,也表達了“我”對櫻子永不磨滅的愛。三是高超的謀篇布局技巧。直到作品的結尾處才告訴讀者信的內容,這樣構思,無疑加重了作品的悲劇色彩,讓人哀痛欲絕,心不堪受。正因為作家善于謀篇布局,匠心獨運,作品才有了很強的感染力。
  這篇小說中并沒有血肉橫飛的慘狀,也沒有痛不欲生的呼喊,展現在讀者面前的只是一幅具有浪漫色彩的美麗的圖畫。然而它的感人力量,卻遠遠超出了一般性的對“慘狀”“呼喊”的描寫。那么,作者是用什么方法來描繪主人公失去親人時的悲痛,完成這幅凄美的圖畫的呢?在很大程度上是憑借了感覺變幻、虛實結合的寫法。
  主人公“我”對季節的幻覺是:“雖然是春天,好像已是深秋了。”給現實中的春蒙上一層蕭殺凄涼的色彩,表現了“我”心中的深哀巨痛。“我”對距離的幻覺是:“這時她只離我五公尺,竟是那么遙遠。”將現實中的五公尺,變化成心目中極其遙遠的距離,突出了生離死別給“我”帶來的莫名的悲傷。對“雨”的幻覺是:“其實雨下得并不大,卻是我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場雨。”將現實中的小雨,變幻成一生中最大的一場雨,表明了戀人的死對“我”的打擊之慘重……正是這一系列貌似“矛盾”的語句,將客觀與主觀,景與情融為一體,真切地表達了主人公深重的悲痛。
  然而,最為成功的還是對戀人慘死瞬間的那一段由實轉虛、感覺變幻的描寫——“隨著一陣拔尖的煞車聲,櫻子的一生輕輕地飛了起來,緩緩地,飄落在濕冷冷的街面,好像一只夜晚的蝴蝶。”將現實中戀人暴死于車輪的慘狀,幻化成一幅夜蝶飄落的冷艷而深沉的圖畫;通過對戀人的死的美化,使“我”的感情得以升華,表達了主人公對已逝戀人的無限眷念。
  《永遠的蝴蝶》一文,還吸收散文特長,多采用第一人稱,淡化情節,體現一種思想寄托和藝術追求。采用第一人稱,容易使讀者把自己與主人公的境遇聯系起來,猶豫身臨其境,引起思想上的共鳴,讓人感覺仿佛是自身的遭遇一樣,更容易打動讀者,催人淚下。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|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站長 | 友情鏈接 | 版權申明 | (最佳效果1024*768) | Copyright 2004~2005 | | 站長:開新
    如何中双色球一等奖